RSS订阅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你的位置:利发国际娱乐城 ? 历史人物 ? 正文

历史写作素材:史学家笔下的高顺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利发国际:2015年03月17日 | 作者:wangdoudou | 3个评论 | 2269人浏览

文/季良、隐君

最早的载录中,当吕布在丁原麾下时,高顺就已经在营中效力了,甚至比张辽的资历更老(张辽是在董卓败亡后,才带兵投靠吕布的)。乃至于吕布叛杀丁原投奔董卓时,高顺也跟随前往,虽然没有张辽前前后后那般详细的资料记载,但可以知道的是,高顺远远比张辽更早在吕布军中,自然也身处高位。

可就这样一个身处高位的人,平时并不喜言语,而且做人清白,从来不会接受别人的馈赠!非常注重个人修养,裴松之注《吕布传》引《英雄记》记载,高顺为人“清白有威严,不饮酒,不受馈遗。”

短短十二字里,一位严毅威重,清廉自守,生活朴素严谨,善于自我克制的真正军人形象跃然纸上。

1.jpg

高顺威严而有仪表,治军也很严格,也不饮酒,这在当时对于一个提刀策马的武将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汉末乱世,兵戈四起,朝不保夕,人多有世事无常,及时立业行乐之叹,加之汉人有豪饮之风,因此后汉三国人物多嗜酒无度,就连文人类的代表——孔融都是嗜酒如命,让他让个梨容易,但让他让壶酒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而像那些提刀策马在战场上杀人如杀鸡一样的武将,哪怕是此刻的现代人,喝一两壶小酒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是,还真有人不喝酒!还是一个古代武将(军人),放到现代,可是好男人一枚!

只能说,高顺放弃了血战之后无节制的放纵与欢乐,而选择能够随时保持清醒与克制的道路。仔细想来,让人佩服的不仅是他的自律,更是为君主随时准备清醒状态的那一份忠义之心,换句话说是真正的“无我”。

《素书》说:“贬酒阙色,所以无污。避嫌远疑,所以无误。”这一点,高顺做到了。

同样,他也从不接受别人的馈赠,这对于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来说,比不饮酒更加难得!哪个人没有一点点私心?偏偏高顺就克制住了这一点点私心——我不要你的东西,所以你也别送来。我蛮想说:中国官员什么时候才能有像高顺这样的自觉,要把高顺当榜样学习!若能如此,壮我华夏大国指日可待啊!

为人清白,不饮酒,不接受馈赠……这在骄悍暴虐,杀掠无度的吕布并州军团中,独善其身的高顺,使人感到分外的清新可敬,可能也正是这样,才造就出他日后的悲催人生。

高顺也是一个忠臣。他死心塌地的跟随吕布南征北战,哪怕他已经知道吕布不会成就大事,但仍然紧紧跟随着,并没有像徐晃、张辽和关羽这样选择“转会”,最后被擒后一言不发凛然受死。忠心二字,在高顺的心中是无价的,甚至比命更重要,我们扪心自问:自己如果是他,能做到这等水平么?

不仅仅如此,还有:顺每谏布,言“凡破家亡国,非无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见用耳。将军举动,不肯详思,辄喜言误,误不可数也”。高顺经常劝谏吕布说:“凡是破家亡国的君主,并不是手下没有忠臣和能臣,只是因为君主不能用人。将军每次的言行举动,都不肯深思熟虑,动辄喜欢说失误,将军的这种失误太多了。”

高顺这一段话堪称经典,不仅适用用于治兵理国,对现代企业用人也很有使用价值。

诶诶,高顺的确是个武将,可我也没说他是个粗人啊?也没说他大字不识一个,相反,他是有文采的,也是懂得劝谏和建议的,只不过这样的劝谏太过于直接,感觉像是带着责骂的态度,但这又间接证明高顺敢于犯上,不惜触怒君主来劝谏!如果我是吕布,这样的忠心,就算触怒了我都会不忍杀他,这样的忠臣实在是太稀有了。

高顺的忠心证明还有历史事例的记载!可不是我在乱掰,且来看看:

【古文】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时,布将河内郝萌反,将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诣厅事合外,同声大呼攻合,合坚不得入。布不知反者为谁,直牵妇,科头袒衣,相将从溷上排壁出,诣都督高顺营,直排顺门入。顺问:“将军有所隐不?”布言“河内儿声”。顺言“此郝萌也”。顺即严兵入府,弓弩并射萌众;萌众乱走,天明还故营。萌将曹性反萌,与对战,萌刺伤性,性斫萌一臂。顺斫萌首,默舆性,送诣布”。

【译文】建安元年196年6月夜半,吕布部将河内人郝萌发动叛乱,攻击下邳府的厅事合,吕布不知道谋反者是谁,急忙和妻子(罗氏)衣不蔽体地突破厕所的墙壁脱逃到都督高顺的营内,高顺主动让出督将位子给吕布然后称吕布为将军。高顺询问吕布有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用来判断敌人的线索,吕布只回答听到河内人的话,高顺马上就冷静判断出敌人是郝萌,并且立即带兵进入下邳府,弓弩并射郝萌和他麾下的士兵。这些士兵奔逃乱走,于天明回到自己的营地中,属于郝萌营帐下的小将曹性造反,与郝萌对战,虽被刺伤,却斩掉了郝萌的一只手臂,高顺赶来斩杀郝萌,把首级送到吕布面前,迅速平定了这一起叛乱。

在当时情况,高顺其实就是最高指挥官,有着最高的权利,如果高顺要造反成为新主,他完全有机会也有能力!然而,他并没有,更没有像历代的权臣那样产生任何僭越之心,即使吕布终究无法成就大事,他依然心无旁骛,一片公心,尽心尽力平定叛乱。

深夜兵变这种险恶无比的形势下,吕布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高顺不会背叛,于是逃往高顺营中。高顺确实没有辜负吕布的期望,详细询问了叛乱的细节后,迅速确认了叛乱主谋,严兵整甲,半夜之内就平定了叛乱,速度之快让人咂舌,并且亲手砍杀了叛乱主谋郝萌。明实果断之称,高顺受之无愧。

个人修养高,资历老,能力强,还忠心不二,然而,就算是这样,吕布却不信任他——布知其忠,然不能用。

飞将吕布虽然在打斗方面特别厉害,但是在御人统军这些方面他只能算是一个小学生,还有翻覆无常、轻狡刚愎这一类的坏毛病,可这样一个人又对谁都不信任,猜忌诸将,其中也包括高顺。

【原文】“布从郝萌反后,更疏顺。以魏续有外内之亲,悉夺顺所将兵以与续。及当攻战,故令顺将续所领兵,顺亦终无恨意”——《三国志·魏书·吕布传》裴松之注引《英雄记》

【译文】吕布在郝萌兵变后,对高顺变得更加疏远,凭借和魏续有外内之亲,甚至把高顺的兵权给夺了交给自己的小舅子魏续打理,直到当要战争的时候,因此才令魏续还给高顺统领的陷阵营部队与交还兵符,高顺也从来没有恨意,依然为他冲锋陷阵从来不怠慢战机,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辅佐自己的君主。

比较戏剧性的是,到最后这个小舅子绑着吕布献城投降了,不知当时那位驰骋中原的飞将会作何感想。

也因为吕布的不信任,作为中郎将的高顺能指挥的兵力只有七百人而已,在三国乱世里,七百人根本什么都做不到,完全就是摆设。当然,这是对于正常的将领而言,可对于高顺来说,七百人确实不多,但要看在谁的手里,这些士兵到了高顺的手里,可就“战”出了名堂。

就算只有七百人也能屌起来,高顺是这样想的,他并没有自己的兵力少就龟缩在阵后,他即将告诉你,什么才叫作名将的传奇。仅仅靠着这七百人,他创建出一支三国时期战斗力相当强悍的特种部队,一会儿就提到,正是因为这一支战斗力爆表的特种部队,让得以他名留青史,也靠着这一支特种部队,证明了高顺就是一个名将。

高顺打造这一支特种部队也是吕布军中唯一一支特种部队,不但有统一的指挥系统,装备精良,而且士气高涨也非常注重气势,还时不时会喊几句口号,士兵们都急于表现自己的英勇,相当有冲劲,他们不畏惧任何敌人,快准狠是他们的特点,移动机动性强,冲锋时机准确,且攻击够凶猛。

同时,这一支部队也是这个三国时代里,仅次于“曹魏虎豹骑”的【骑兵制】特种部队,甚至数量比该兵种更稀少,只有区区七百人而已,然而其历史地位和战斗力竟可匹敌足足有五千人的虎豹骑,也就说这一支只有七百人的部队以一当五也不为过。

可能有人会问,什么是虎豹骑?骑着老虎和豹子出战的士兵吗?咳咳,别胡乱脑补,已经从《三国演义》跑到了《封神演义》了。虎豹乃是百兽中最为凶猛残忍的存在,取这样的名字刚好能凸显出该兵种的特性!虎豹骑可是三国时代里战斗力最为强悍的特种骑兵,分为虎骑营和豹骑营。两营的最高长官以及大小头目均按武艺、智谋、战略战术等实力定夺。当然,“一把手”都是由曹操最信任也是最忠心的曹氏将领担任

先不妨从正史里看看“虎豹骑”的赫赫战绩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在南皮之战中,虎豹骑斩杀了袁谭

建安十二年,曹操北征乌桓时,“纯部骑获单于首级”,其千里奔袭的能力可见一斑

建安十三年,长坂坡之战击破刘备,要不是关羽及时率兵前来,可能历史就要改写了。

建安十六年,曹操征马超时出战的又是虎豹骑,“乃纵虎骑夹击,大破之,斩成宜、李堪等”

建安二十三年,虎豹骑在下辩击破张飞和吴兰……

曹操几乎会在每场战役的最关键或者最危急时候,投入虎豹骑参战,并能扭转乾坤取得胜利由此可见该部队的攻坚、奔袭和战斗能力到底有多强,战绩太辉煌了。高顺的特种部队呢?

那再让我们先来看看这只有七百人的特种部队,也能知道高顺靠着这一支部队如何修炼成名将的:

《三国志·魏书·吕布传》中记载:(高顺)所将七百余兵,号为千人,铠甲斗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者,名为陷阵营。

受到高顺直属指挥的部下,只有七百余人,号称千人,多出来的三百人大概是后勤部队,并不是用于直接正面参加战斗。但是这一支部队,每个战斗士兵的铠甲兵器都精练齐整,每一名士兵都严守军纪,而且军备严整作战时相当勇猛,可谓是我不怕死我怕谁?相当有战斗力,杀人跟杀鸡一样,谈不上怕。

在战场上高顺每次率领这一支部队攻击敌方阵营能非常快速攻陷敌方阵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以高顺率领部队有为“陷阵营”美誉,也正是这一支特种部队的名称

那么主题来了!也是我们这些三国爱好者孜孜不倦的话题:那便是这一支部队的兵种。

有人说,陷阵营是重装步兵,身披铠甲,防御力特别强,一手持铁盾,一手持大戟,攻击力也不落后。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只有区区七百人的一支部队就敢冲锋敌军阵营,还每次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没有足够且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冲锋陷阵完全就是瞎扯。

又有的人说,陷阵营其实是由轻骑兵组成的,身披皮甲,手持刺矛。兵法有云:兵贵神速。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高机动性发动冲锋,并且在敌军阵营里来去自如,定是一支以速度见长的特种骑兵。

也有人的说,陷阵营是由大刀兵、皮盾兵和弓弩手诸多步战兵种组成的多元化部队,只有这样才能适合多变的战场环境,不同的兵种起到不同的作用,做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这个观点更加有力的证明莫过于:在郝萌兵变时,高顺只能指挥自己的部队去平叛,要以最高的速度解决,只能带领步兵,直接率众冲郝萌所在的将府,进行狭窄的巷战,所以不可能是骑兵,因为马怎么进府?反而还成了累赘。

说真的,当时我看到了还真觉得是这样——陷阵营是由一支陆战型多元化步战兵种部队。

直至今日才明白,陷阵营,其实是正面冲击的骑兵王者,它被高顺创建出来就是为了冲垮天下的。

自古以来,骑兵都是战场上最具威力的兵种之一,在马的帮助下,原本柔弱的步兵成为了具有高度突击性和机动性的部队,在很多历史记载中所提到的中国“铁骑”,根据推测往往只是在要害部位装备金属护甲以高机动力为主的轻(型)骑兵,而西方的法兰西重(装)骑兵,则是在全身都被铠甲所覆盖,这正是该兵种装备异常高昂的原因,无法广泛建立制式军队,只有家境殷实的贵族才能拥有。

而陷阵营就是参照该标准建立出来的,他们并不是铁骑,也不是多元化步兵,而是真正的重装骑兵!

我这样写又有何依据呢?平复一下心情,且听我细细道来:

铠是古代将士穿在身上的防护装具,也是最基本的一种防护装具,又称甲、介、函。

西汉时期,铁制铠甲已经取代皮甲和青铜甲,当时的铠甲有两种:一种是用形似简札的长条形甲片编成的札甲,另一种是用许多小甲片层层递次相叠编成的鱼鳞甲。位于河北省满城县的西汉刘胜墓,曾出土一领有披膊和垂缘的鱼鳞甲,由2859片甲片编成,重达16.6千克(33.2斤,现代重量,无需打折),工艺极为精湛。

东汉时期,军队里便开始使用由一片胸甲与背甲构成的两当铠,在肩部用袋扣连,在腰间束带,因形似服饰中的两当,故有其名。特点就是,在拥有足够的防御,相对于鱼鳞甲这种重装铠甲显得更为轻便。

《英雄记》载道:高顺直属部队陷阵营中的铠甲战具时时会加以修缮,以备随时征战。

如果只是轻骑,轻便的甲胄【两当铠】根本无需保养,损坏了直接换一副即可,有些轻骑兵种(弓骑)为了保证机动性甚至没有任何皮甲的披戴,在防御力方面则大打折扣。至于像虎豹骑这一类的重骑兵,所披戴的甲胄【鱼鳞甲】也只是加厚而已,所用的武器更加重量化和冲击化,攻击力和防御力也仅仅比前者更强一些,而且虎豹骑的记载中更未提及到保养和修补甲胄。

唯有重装骑兵和重装步兵的甲胄需要时时保养,每一套,注意这个套,单位并不是副,重装骑兵的甲胄都是一套,每个铠甲部件都是相连在一起的,以求做到覆盖全身,且厚重结实,保证不会被流矢射穿。

至于【胄】则是一种专门用来防护头颈而产生的护具,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人们铸造的胄开始突破整块的范畴,而是用一块块的漆皮甲片编组而成,上面不仅有脊梁,还有垂缘护颈——“顿项”。由于样式有点儿想当时的饭锅——鍪(音谋),所以被称为“铁兜鍪”,从秦汉时期开始,军中已经普遍装备了这种铁兜鍪。宋代之后,兜鍪多被称为“盔”,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头盔。

像这一种成套成套的厚重铠甲(甲胄),通常是按照士兵的身形进行定制生产的,若是哪个铠甲部件损毁了,维修起来特别麻烦也特别耗时,唯有时时保养以备时刻都能用上,这也正是陷阵营随时都能出击的原因。

由于冶炼技术的进步,马铠逐渐被运用到骑兵之中。护具一般铁制为铠,皮制曰甲,马铠就是给马匹装上的金属护具,从而提高骑兵的防御性和冲击性,只不过,后汉时期马铠没有普及,曹操在《军策令》中说:“袁本初铠万领,吾大铠二十领;本初马铠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所以当时骑兵主要都以轻骑为主。

“铠甲、斗具皆精练齐整”的“陷阵营”相比其他割据势力的轻骑,属于重装骑兵一类无疑。

再来看看陷阵营的武器(斗具)——骑枪和马刀。这种骑枪与正常版骑枪不同的是,锋锐的枪刃在尺寸方面加长了,而枪柄则相应地缩短。这样奇怪样式的骑枪,为得就是在良马的高速带动下能带来更大的冲击力和穿透力,以至于在正面冲锋时,能将目标直接挑飞,或者直接贯穿目标。缩短后的枪柄所带来的作用,就是在目标被贯穿后挂在马枪时,骑手能快速上挑枪头甩掉尸体,又不至于力量太大而折断枪柄。

而马刀则狭长锋利,弧度和宽窄恰到好处,有利于骑手在躬身或俯身之时,能快速地从马侧反手拔出,借助高速奔驰的马匹,它可以轻易划开敌人的颈侧,迅速放干敌人鲜血使其无力反杀。这样的杀伤力并不会弱于以贯穿为主的骑枪,甚至更强。

值得一提的是:士兵本身的重量,以及所有配给武器的重量,还有身上铠甲的重量等等,统统加起来已经算是一笔非常大的数目了,以中原的马匹根本负荷不了,更勿说载人高速奔驰兼具杀敌了。其实,陷阵营之部的马匹都不是中原马,乃是引至塞外草原的良马。

丁原军阀所领的地盘在并州太原郡,也就是现在的山西省太原市。在东汉那时,太原郡等地因地接近边塞(蒙古),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们,长期与匈奴、鲜卑、乌桓等北方草原游牧民族交往,既有和平时期的贸易往来,也有交恶之后的兵刃相见,时不时会因为民族观念不同互掐打上一架,所以本地人不仅生得魁性强壮格狂野朴拙,还民风强悍质朴,崇尚武力,“以射猎为先”,“不耻寇盗”。

太原郡也是战国时期的赵、燕,包括今河北、辽宁、朝鲜北部及除河东以外的山西地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似乎比其他地区的居民显得更为快乐。农作也罢,经商也罢,都勾不起他们的兴趣,而在山间原野上走马射猎对于他们更有诱惑力。身材高大的男人们时时相聚在一起,或游戏,或高歌,或干一些抢劫和盗墓的勾当,只要有的可吃,就尽情玩耍。同时,他们脾气急躁,动不动就拔刀相向,杀人复仇成为这里经常出现的事情。史书称这里的居民“愚悍少虑”,“民俗懻忮,好气为奸”。

那里的马也生得跟本地人一样,性子极烈的野马成群遍野,外加气温反差大环境恶劣却又水草充足,使这些烈马长得膘肥体壮的同时还能吃苦耐劳,实在是个生产良马的好地方(虽然比不上凉、雍两州),而这些塞外马无论是在体型上还是速度上,甚至是在耐力上,都远远比中原马匹强悍很多,完全可以负荷大数目的重量。

身形魁梧强壮且悍勇好斗的士兵,血统纯正能吃苦耐劳的塞外良马,锋利实用的杀人兵器,再加上厚重结实恰到好处的铠甲,以及一个足以成为名将的猛将,造就出了一支在这个时代高冲击、高防御,高机动,以突击和冲锋为主的特种骑兵。

不错,就是突击和冲锋!陷阵营的战术只有一个,而且非常简单——冲锋,冲锋,冲锋,不顾一切地冲锋,直至冲垮敌军的阵形!而这样的战术恰好契合孙子兵法“部分”核心思想——其疾如风,动如雷霆,侵略如火!

如果只是重装步兵,这一支部队必定在(行军)速度上不行,为什么?你试着穿上几十公斤乃至过百公斤的甲胄跑一百米给我看看,我就不让你拿武器了,也不让你冲锋了,就跑两步瞧瞧,可别累得趴在地上起不来。而在无数有陷阵营存在的战斗里,都指出这一支部队能快速地到达战斗地点,证明它必须拥有高机动性,所以陷阵营不可能是重装步兵。那在防御力与攻击力都稍次于前者的重步兵呢?至少在机动性方面有所弥补了。

陷阵营是重步兵的论点,也曾和好友为此进行过激烈讨论,最后也否定掉了:步战型里的重装部队和重部队其实是有区别的,其中又以重装部队在攻防两方面更显极致,至于重部队相对于前者在持久方面更有优势,并且攻防均衡,但也比普通的兵种更强力。而否定的直接原因,就是并州是生产良马的地方,吕布军团没有理由不会优先考虑到骑兵制,而且并州人也多为骁勇擅骑之士。如果是单纯的步战型重步兵,七百人明显太少了,也不是没有资本和资源招募更多该类兵种的士兵,而且战斗状态也不符合士兵本身擅骑的优势。

那轻骑兵呢?这个够高机动性了吧?还有也符合士兵本身擅骑的优势。的确,够是够快了,但是在攻击力和防御力则不太如意了,七百个以速度见长身披轻甲的轻骑兵,进行拼死的冲锋貌似左右不了人海战局,要是一个不慎,全军覆没于敌军阵营内都有可能。甚至是普通的乱箭齐射,都能重创这一支只有轻甲防护的部队。但是陷阵营从创建出来一直到下邳兵败的期间内,从来都没有受到过重创的记录,打来打去依旧还是那七百人,更勿说全军覆没于敌军阵营内了。所以,陷阵营也不可能是轻骑兵。

最后一个观点:多元化步兵。由大刀兵、皮盾兵和弓弩手诸多步战兵种组成的特种部队。如今自己再瞧一遍的时候,才发现漏洞多多——首先是这一支部队的防御力,七百人的部队里是由诸多兵种组成,想必皮盾兵不会多,而且要特别注意皮盾二字。因为都是步战兵种,机动性中等,不会太快也不会太慢,不过完全能让敌军反应过来,若是敌军以弓弩伺候,那这一支只有少量皮盾兵的部队不死都残,可能还没冲到敌军阵营的面前。

再则是弓弩手,在《天工开物》里就有【弩】记载:弩是镇守营地的重要兵器,不适用于冲锋陷阵!而且这种东西的操作性太强,根本不适合进攻,所以使用的范围并不大(放眼整个三国,也就唯独诸葛亮的元戎弩兵有所作为,还是用来防守以便克制魏国骑兵)。还有,强弓能射出二百多步远【成人步距】(100多米),而手握式的强弩只能射出五十步远(25米),再远一点就连薄绢也射不穿了,正所谓“强弩之极,矢不能穿鲁縞”,注:鲁縞,縞中尤薄者。可以肯定,以冲锋陷阵著称的陷阵营绝对没有弩兵。

至于弓兵和大刀兵,我也不知道在七百人的部队中,这两支兵种究竟能从七百人里分到多少人?不对,皮盾兵又分走一些人。那么整支部队攻击力以及防御力到底有多少,不用我说也能明白啦,再则,以步战为主机动性中等的兵种,还是以这种多兵种混编制的部队,究竟要如何和敌军交战并且不至于被重创或者被包围?

可要是这样敢冲锋陷阵,我都想问:这一群士兵真特么想死么?何苦自虐呢?战无不胜是吹出来的吧?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高顺这位久经沙场的名将不会傻到这样做,相反,他明白一个军事道理:

在冷兵器时代,机动性高的骑兵是战争中的主力兵种,更是最主要的军事依靠,更是混乱战场中最合适的军队,如果只是两军面对面对阵冲锋,当属全副武装的重装步兵所向无敌。可如果是要在乱世几十家军阀里面边打边突还要有所斩获,唯有铠甲战具齐练整齐的重(装)骑兵能够胜任。

首先,要跑得快【其疾如风】!在敌军阵形没能有效组织起来的时候就要立刻冲锋!不能等其组成防御阵形。

再则,就是在行动起来的时候声势要浩大【动如雷霆】!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气势,即凌驾一切之上的强大战意,不退缩不畏惧,哪怕以七百重装骑之力,也要碾压数倍于己的敌军,然后战胜他们!

最后,攻击要猛烈【侵略如火】!把生死置于身外,越过同伴的尸骨,拼死也要用骑枪和马刀斩杀敌人!

这样不顾一切冲锋的战术目的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为的就是打乱敌军的阵势,切断各部之间的呼应,在混乱中创造胜利的战机。这和“以正合,以奇胜!”又暗暗契合。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一支特种骑兵甚至还有自己的冲锋口号——陷阵之志(士),有死无生!

平平淡淡的八个字之中,似乎除了可以看见七百视死如归的壮士,无数舍死还生的血战外,还看到了一位勇猛无畏,敢于直面死亡的将军。每当这一支特种骑兵即将发动冲锋的时候,就会高喊这八个字!对于一支注重奇袭的轻骑兵来说这个举动有点太过高调了,可对于一支十分注重气势的重装骑兵来说,于其潜行奇袭,还不如干脆轰轰烈烈进行冲锋,杀气滚滚之余,还能震慑敌人的军心。

陷阵营,不仅仅只是【正面冲击】的骑兵王者,【高速乱战】也是当之无愧第一。

根据野史记载:陷阵营七百重装骑兵乃至于高顺本人,都是披戴清一色纯黑的铠甲,就连座下马也是清一色纯黑(这个倒和公孙瓒的白马义从类似,这个都是清一色白),冲锋之时犹如从地狱挣脱枷锁的黑色恶魔,威严而冷酷。在白天,强烈的视觉冲击直接就能震慑注目标,马蹄声与口号声交杂,铠甲和刀枪粼粼反光,是不是觉得一阵杀伐之气扑面而来,陷阵营要的就是气势,气势能让这一支特种部队更具有杀戮性。

在目标还没能反应过来之时,陷阵营前锋枪骑只需要凭着高超的骑术和本身的悍勇,就能把敌军的阵形强行撕开一个口子,在敌军来得及弥补缺口前,后面跟上来的骑兵拉弓乱射,压制对方的行动,使得对方的阵形更加混乱而无法合拢,排在最后的骑兵则俯身反手握住马刀,借助冲锋之势迅速斩杀混乱的敌兵。

而在晚上,在夜色的掩饰下,这一支部队仿佛隐身了一样,在冲锋之时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高顺所创建的陷阵营,就是这么碉堡这么强大!如果说虎豹骑是一辆浑身散发锐利之气、强袭敌方军阵侧翼的战争机器,那么陷阵营就是一辆浑身都是杀伐之气、疯狂冲击敌军军阵正面的战争机器。如果在军队战斗上,避实就虚的虎豹骑更胜一筹,如果是只凭单兵作战能力,敢硬碰硬勇不畏死的陷阵营才是真男人!

单兵作战能力都那么猛,下马步战肉搏又何妨?在郝萌兵变时,难道陷阵营的士兵都是睡在马背上的吗?对付城内叛乱,根本无需骑马好不好?直接抽刀跟着指挥官高顺直接杀进府内就可以了,马怎么是累赘了?又不需要冲锋陷阵。在这里也可以看出陷阵营号令严明,这么快就能集结好部队进行平叛,高顺治军之功也。

除特别标注以外,文章均为利发国际娱乐官网原创,转载请以链接方式注明出处,否则禁止转载。同时欢迎爱好历史的朋友加本人QQ:1549911942!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张顺历史写作素材

已有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1#逆鳞  2017-05-30 15:09:22 回复该评论
如果写部穿越戏,完全可以从高顺身上下手呢。三国里名将无数,英雄无数,可惜多的是时运不济。
2#亲亲我  2015-03-18 15:18:47 回复该评论
高顺看来也是个人才,只不过史学家笔下没有他,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了。
2#利发国际娱乐官网  2015-03-18 19:01:41 回复该评论
所以和历史学家的关系是很重要的。

发表评论